核电重启预期升温,我国内陆核电站项目或将解冻

>

>

岁末年初,广发主题周报将围绕“展望2016”讨论一系列明年有潜在空间的主题。第一篇探讨“内陆核电重启”。

核电重启一直是2014年新能源领域的热门话题,国家高层也曾在多个场合放出我国核电重启的积极信号。12月4日,国家发改委核电司司长华更是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表示,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启动一批沿海核电工程。

据中国经营报2014年9月报道,湖南桃花江核电有限公司总经理郑砚国曾对外表示,“桃花江核电站的各项前期准备工作都是照着2016年开工的进度在推进”;相关的报道也显示,“2014年启动、2015年准备、2016年开工”成了各省积极呼吁的内陆核电项目重启时间表。

2011年的日本大地震后,国内的核电项目审批被全面叫停。次年,国务院明确“十二五”期间,不安排内地核电项目。

2015年二季度,沿海核电重启曾带动核电板块取得大幅超额收益。据经济参考报9月3日报道,内陆核电也将迎来解冻窗口期,国家发改委委托中国工程院、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等进行的综合论证一致发展内陆核电,目前已形成调研报告,有待最后决定。

戛然而止的建设带来了投资的中断,据公开资料,截至2011年年底,湖南桃花江核电项目前期工作投入已达38亿元,江西彭泽核电项目截至2012年5月底的公开数据是,累计消耗资金已经高达34亿元。

据中国证券网报道,12月3日从中国电建官网获悉,据“十三五规划”草稿显示,2016年开始的第十三个五年计划中,中国每年将新建6至8座核电站,并为引进自主开发的新型核电站将投入共5000亿元资金。结合能源行动计划中“到2020年,装机容量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容量达到3000万千瓦以上”的目标,2016-2020年核电投产装机年复合增速约25%。

2015年是“十二五”的收官之年,在核电重启的大背景下,内陆几个核电站再次看到了上马的可能。

根据世界核工业协会的相关数据,在我国核电机组未来建设规划中,内陆核电占比近50%,随着沿海适建厂址稀缺性的日益凸显,内陆核电的开工是大势所趋。与此同时,综合世陆核电建设情况以及我国核电工业的发展,目前技术和安全并不是阻碍我国内陆核电开工的关键因素。接下来,在内陆省份对核电建设较强的背景下,随着政策层面对内陆核电开工的态度逐渐转向积极,我们认为2016年内陆核电重启预期将不断升温至兑现,核电主题值得关注。相关公司:江苏,中核科技,应流股份,台海核电、久立特材等。

2008年,一场意外的雪灾,导致南方大面积缺电,也是因此,内陆核电被提上议程。

短期事件性主题方面,2016年国际消费电子产品展将于2016年1月6日至1月9日举行,据报道,CES2016大部分新产品都以虚拟现实、可穿戴设备等新技术为主,据悉,包括HTC
Vive、Oculus Rift、PlayStation VR以及三星Gear
VR等都将悉数亮相本届CES。CES此次聚焦虚拟现实和可穿戴设备有望使得A股虚拟现实和可穿戴设备主题在CES展前有所升温。

2008年3月,同处内陆的桃花江核电项目、彭泽核电项目、大畈核电厂,获得国家发改委“条”。

图片 1

湖南桃花江核电项目规划地点位于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沾溪乡荷叶山,占地3000亩。2006年5月开始启动,2008年2月1日正式获得国家发展和委员会“同意开展前期工作”的批复。

据公开资料,桃花江核电项目计划总投资670亿元,按国家发展核电的技术线,桃花江核电厂使用世界上最先进、最安全的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建造,规划建设4台125万千瓦机组,总装机容量为500万千瓦,是湖南省历年来投资额最大的项目之一。

截至2013年底,湖南益阳桃花江核电项目签约金额近160亿元,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46.3亿元。

拿到“条”后开始进行前期建设的还有江西彭泽核电站,它位于市彭泽县帽子山,前期工作始于1982年,2008年1月纳入国家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规划建设4台125万千瓦级核电机组,并预留2台机组,工程计划总投资1050亿元,全部建成后年发电量可达560亿千瓦时。

拿到“条”后,三地的核项目前期建设有效进行着,它们都有可能成为内陆第一核电站,填补内陆核电的空缺。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国家4万亿投资拉动经济增长,也是因此,湖南桃花江核电、江西彭泽核电等项目,分别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等核电巨头签署核电开发框架协议,随后予以迅速推进。

正当湘鄂赣三省核电项目积极开展前期准备工作的时候,一场始料未及的地震让内陆核电项目紧急“刹车”。

2011年3月11日,日本发生里氏9.0级地震,受地震影响,福岛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件,福岛县紧急疏散10万余居民。

6天之后,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作出了四条决议,被称为核电“国四条”。决议要求“核安全规划批准前,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包括开展前期工作的项目”。“国四条”颁布后,彭泽核电站、大畈核电站、桃花江核电站全面停工,内陆省份核电项目戛然而止。

2011年3月到12月,中国民用进入安全检查阶段。在此阶段,上述三省核电项目无法启动工作,工程建设队伍逐渐撤离。与此同时,国家能源局开始编制《核电安全规划(2011—2020年)》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年)》。

2012年10月24日,时任国务院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了这两个规划,这标志着中国正式核电项目。

会议同时作出部署:“‘十二五’时期只在沿海安排少数经过充分论证的核电项目厂址,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提高准入门槛。”这对于已开展前期工作、但在2011年3月福岛核事故后停工的湖南桃花江、江西彭泽等内陆核电站来说,短期开工已无可能。

2012年12月初,沿海核电项目之一——山东海阳核电站的建设准备工作火热进行,而在相隔千里的湖南、江西等省,内陆核电站已陷入沉寂,开始分流员工、清理工地,在“十二五”期间还要做好现场设备的、已有资产的优化和减亏等工作。

综合此前公开数据和报道,截至2011年年底,大畈核电项目累计完成投资约34亿元;桃花江核电项目前期工作投入已达38亿元,每年支付的利息就得两个多亿;彭泽核电项目截至2012年11月初的公开数据显示,该项目已完成投资超过22亿元,实际投资或接近40亿元。

2012年12月25日—27日,桃江县“”召开。无论是县委谭建华的讲话,还是新任县长汪军的工作报告,未来五年的工作都没有涉及核电。

“我们发展县域经济不能等国家的政策,而要根据自身的条件,特别是产业的基础,明确下一步发展的思。如果国家宏观政策对我们有利,我们就加速发展;如果国家宏观政策,比如核电政策暂时没有明确,我们也不能等。”汪军曾对表达了未来对核电的态度。

而在江西彭泽核电站,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下属江西核电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接受采访表示他们要重新安排未来三年的工作:“目前,我们主要工作是培养队伍,提高管理和技术人员的水平;同时,积极国内其他两个正在建设的AP1000核电机组(山东海阳和江三门核电机组)的工程情况,对更高标准、技术、法律法规进行分析,优化我们工程建设的措施。”

日本福岛核泄漏事件已经过去三年多,在经过相当长的“停摆”之后,我国的核电项目或将重启。

2015年1月15日,时值我国核工业事业发展60周年之际,习作出,核工业是高科技战略产业,是的重要基石。要安全发展、创新发展,和平利用核能,全面提升核工业的核心竞争力,续写我国核工业新的辉煌篇章。

2014年12月4日,国家发展委秘书长李朴民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国已将沿海核电工程列入国家重大工程建设,将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启动一批沿海核电工程。这出我国即将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项目建设的积极信号。

2014年11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印发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的通知”提出,要在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确保安全的前提下,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项目建设,研究论证内陆核电建设。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此前国家高层已多次强调核电重启,目前来看,福建福清二期、辽宁红沿河二期和山东石岛湾CAP1400国核示范工程有望最先得到重启批复。

按照之前的,内陆核电并不在“十二五”规划里。“理论上说,沿海核电无法布局才会选择在内陆,且肯定是优先选择江河比较发达的地方,假若要大规模的发展核电,内陆核电便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内陆核电重启取决于对核电规模的。”
林伯强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有业内人士表示,内陆核电在“十二五”期间被冰封,2015年是“十二五”的最后一年,意味着内陆核电已经进入到了解冻期。

按照此前国务院的规划,内陆核电站短期内似无上马的可能,但湖南、江西等地没有丝毫懈怠,绷紧了弦,只等一声发令枪响。

对于内陆核电项目,湖南省似乎表现得更为迫切,在最近两年的全国上,湖南代表团均将当地的核电项目作为重点提案带上了,希望让当地的核电项目尽快上马。

2014年3月17日在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网站发布的招聘公告中显示,湖南核电公司小墨山核电项目已完成了参观平台和进厂道基修建、总平面规划审查、“四通一平”工程方案审查、“两评”报告修编、厂址专用码头和取排水工程科研等工作,已完成投资约3亿元。

小墨山核电厂址位于华容县东山镇小墨山北坡、长江南岸1.7公里处。
对于上述“公告”内容,华容县相关部门予以了否定。“按照文件,内陆在‘十二五’规划期间内,不予以启动核电建设,我们目前没有进行相关的建设。”华容县一名负责对外宣传的人士告诉记者。

和宣传人士所告知的不一样的是,当地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核电移民安置区。据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官网公开资料,2014年,小墨山核电厂区范围内居民自愿搬迁安置工作取得实质性进展,共拆除20户村民房屋,截至10月30日,安置点已完成施工便道、清表、施工测量以及施工电源敷设和施工水源打井等工作。

搬迁安置工作紧锣密鼓进行,宣传部门却尚未有新进展,当地相关部门态度暧昧。

2014年4月5日,有报道桃花江核电站开工所需文件已基本准备齐全,工程初步设计已经完成,主要设备锻件投料已全面启动;厂区四通一平、施工配套的基础设施均已完成。项目的各项前期准备工作均已完成,完全具备了开工建设的条件。

数十日后,桃花江核电公司相关负责人公开表示,目前项目开工所需文件已基本准备齐全,工程初步设计已经完成,主要设备锻件投料已全面启动;厂区四通一平、施工配套的基础设施均已完成。项目的各项前期准备工作均已完成,完全具备了开工建设的条件。但这一说法很快被湖南省益阳市委宣传部否定,相关负责人称,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该项目并不会“即将开工”。

和小墨山、桃花江核电站面临的情况一样,在中电投官网上介绍,江西核电工程管理部于2014年2月协调哈电重装、国核工程等相关单位,启动彭泽核电蒸发器锻件补充制造工作。

但是长江商报记者向彭泽县发改委和宣传部核实时,他们回应说彭泽核电项目尚未有任何进展。

当地时刻准备着,却依然不敢有所大举措的原因来自于《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依据规划要求,“十二五”时期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

根据规划,2015年全国在运核电机组装机容量将达到4000万千瓦、在建略超2000万千瓦,这两项数字到了2020年计划达到5800万千瓦和3000万千瓦。

“依据现在的进度来看,这个规划的要求很难完成”,林伯强说,目前我国在运核电机组有22台,总装机容量2010万千瓦;在建机组26台,规模2800万千瓦,距离规划要求还有一定距离。

同时,他表示,重启核电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核电领域的相关人才还需要进一步培养,“即便核电审批重启也不是一下子出来好几个项目,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培养核电技术人才,当然,抓紧培养相关核电人才也是必要的。”

林伯强还说,虽然内陆核电并不在“十二五”规划里,但有望于2016年进行试点。“最近态度变成‘抓紧启动’,最为重要的原因就是雾霾治理。治理雾霾使得大规模发展清洁能源变得非常迫切,而核电正是清洁能源当中最为便宜的,也是一直都很想做的。”

核能发电不像化石燃料发电那样排放巨量的污染物质到大气中,因此核能发电不会造成空气污染。

核燃料能量密度比起化石燃料高上几百万倍,故核能电厂所使用的燃料体积小,运输与储存都很方便。

核能发电的成本中,燃料费用所占的比例较低,核能发电的成本较不易受到国际经济情势影响,故发电成本较其他发电方法稳定。

“理论上说,沿海核电无法布局才会选择在内陆,且肯定是优先选择江河比较发达的地方,假若要大规模的发展核电,内陆核电便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内陆核电重启取决于对核电规模的。”

湖南桃花江核电、江西彭泽核电等三项目获得国家发改委“条”,开始动工建设。

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件。6天之后,国务院颁布“国四条”,内陆省份核电项目戛然而止。

时任国务院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十二五”时期只在沿海安排少数核电项目,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标志着中国正式核电项目。

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印发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的通知”提出,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项目建设,研究论证内陆核电建设。

习作出,核工业是高科技战略产业,是的重要基石。要安全发展、创新发展,和平利用核能,全面提升核工业的核心竞争力。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