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老师在核电界一直不缺位,她对核电的观点也曾一度作为领导进行核电政策决策的参考。

北极星核电网讯:当今世界特别是在国内,对核电站是建立在沿海还是内陆有着很大的争议,今天就随着一篇文章去看看核电站的海陆之争。

她是反对内陆核电建设的先锋,同时对内陆核电也有自己不一样的看法,
下面,随着周刊一遍,一起回顾王老师在接受凤凰财经采访的言论详录。

实际上,核电站的海陆之争,实质上凸显了中国能源发展的趋势、核能的布局思与福岛核事故后的担忧混杂在一起的复杂情况。

:您当初的文章《内陆核电不适合我国国情》产生了很大反响,您自己预料到了吗?在这篇文章出来之后,您接到了哪些反馈?有没有受到来自核电集团的?

福岛核电站发生灾难性事故至今已经有近7年时间,但一些中国人依然吃着当时抢购的食盐。恐惧使人们不由自主地大量囤积物资,也了他们早已藏在历史里、埋在记忆中的灾难经历。

王亦楠:完全出乎我的预料,而且在网络发酵的最初时间里我全然不知,还是后来在单位开会时同事告诉我的这件事。

位于今乌克兰境内的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遗址,了1986年那场事故:被核辐射尘污染的云层一向西,苏联西部的部分地区、西欧、东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群岛和东部部分地区都受到影响。在高度辐射性物质下的大约60万人中,有4000人死于癌症。

一看网上,已是一片哗然,这件事让我非常意外:一是因为那篇文章的观点已经在两年前公开发表过,也给中央呈送过反对内陆核电重启的政策;二是中央对于内陆核电的方针政策自2012年10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后并未改变。

在此之前,是广岛和长崎的爆炸。在法国新浪潮导演阿伦˙雷乃的电影《广岛之恋》里,核力量带来的是生命的残骸和的创伤。

所以,我当时非常纳闷,怎么我的并未中央方针政策的“一家之言”就引起了如此轩然大波呢?

历史记忆让许多国家和地区谈核色变,中国社会也在需求与安全之间产生了困惑;在不得不接受核电的情势下,核电站应该建在哪里沿海还是内陆,成为专业人士和围观者争执不休的一个问题。

《内陆核电不适合我国国情》刊出后,我看到网上有人赞同有人反对,或具名或匿名,各自说各自的看法和道理。虽然引起争论完全出乎意料,但我觉得对于核电这么重大的问题,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讨论并不是坏事情。

1945年,有记者采访了美国一些最权威的科学家,询问什么时候可以把核能用于和平,所有科学家当时几乎都给出了一个相同的数字:50年后。但事实上,不到10年,在50年代中期就有好几个国家建成了核电站。

对核电赞美的声音和的声音都能充分表达、充分讨论,才能避免国家错误决策。我的观点让那些力主内陆核电大发展的人很不满,但是你说的“来自核电集团的”还没有,我觉得也不应该有。

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都是因争夺石油能源而起。鲁尔区的煤炭在内燃机时代远没有石油的地位重要,而石油的运输命门主要掌握在大英帝国手里。计划修建﹣巴格达铁,途径奥匈帝国、土耳其帝国,将中东石油运至,从而绕开英国控制的海上石油线。然而铁经过塞尔维亚时,塞尔维亚和罗马尼亚联手堵死了这条通道,于是,在的下,奥匈帝国吞并塞尔维亚。1914年6月,塞尔维亚激进青年刺杀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第一次世界大战由此打响。

:第二篇文章,也就是《南方周末》的专访被删除前后的过程您知道多少?被删除之后您又做了哪些工作?有没有去做进一步调查研究?这篇文章被删之后,您受到了什么影响没有?

19世纪快速崛起的工业国日本同样急需石油能源,按“政策”先期占领了中国东北,但没有发现石油。

王亦楠:如果说第一篇文章引起轩然大波让我很意外的话,那么随后发生的事就让我更意外了:随着核电话题的升温,一些呈现出严重的“一边倒”倾向对内陆核电只能赞美不能、只能支持不能反对!

1941年,美国对日本实行了石油禁运,几个月后日本就出兵珍珠港,占领了东南亚的油田。作为岛国,日本海上运输线狭长,第二岛链很快被美军占领,第二次世界大战由此接近尾声。

第一篇文章引发网络热议后,我仔细浏览了各种反对我的文章,而且是抱着一种真诚学习的态度:如果人家反对的有道理、有错误,那就应该及时修正。

两次世界大战相距不到20年,能源格局不断被改写、刷新,直到核能的出现,给工业进程中的国家提供了全新的思:如果没有石油,什么能源可以代替石油?如果有石油,但是有一天用完了,什么能源可以代替石油?

然而让我非常遗憾的是,反对者所讲的种种道理并没有针对我的疑问(同时也是很多关心核电话题的社会的疑问)给予令人信服的回答,他们对内陆核电的安全风险和种种难题,或者轻描淡写、避重就轻,或者只字不提、,甚至还有“即使福岛核事故发生在我国,也不会影响居民和”、“即使发生极不可能发生的核事故,我们的内陆核电厂也可以实现严重情况工况下放射性污水的可贮存、可封堵、可处理”等种种完全脱离现实的臆想妄断!这种轻率草率的言论频频见诸,非常令人担忧。

从工业生产的角度看,理想的能源至少要满足4点要求:多,价格低廉,能量密度大,环保。虽然风能、太阳能都符合一定的条件,但在“能量密度”上均败给了核能。

于是我接受了一些的主动约访,以便进一步阐明看法、一些错误。可是,当这些兴致勃勃而来的记者跟我畅聊了几个小时、精心制作了稿后,都被他们的领导给“掉了”,把他们搞得也很郁闷,因为采访我是事先得到领导认可的呀!这些记者非常沮丧地告诉我“内陆核电话题太、领导审核没通过”。

工业生产主要是金属冶炼、机械制造、交通运输,一座百万人口的城市,每天大约要消耗1000万千瓦时的电能,其它洁净能源达不到这个能量密度。按照原子裂变原理建造的核电站,单套机组的功率就能满足一座现代化城市的用电需要。

我当时对这些的谨慎尚可理解,但随后就发现,这些所谓的“太”并不是“在此问题上不发声、不”,而是“对反对内陆核电的声音亮红灯、对支持内陆核电的声音亮绿灯”,这不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吗?!

核能的原理并不复杂,当科学家发现铀-235原子核在吸收一个中子以后会,放出2到3个中子的同时伴随着巨大的能量,核能就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核电站采用的均是重核裂变反应,是指一个重原子核成两个或多个中等原子量的原子核,引起链式反应,从而能量。核电站的反应堆用来、控制重原子核的裂变反应,使核能一点一点为热能,再利用热能烧出蒸汽,推动汽轮发电机发电。

你看看国内这几个月来的,“核电重启的理由”、“核电提振经济”、“4800亿内陆核电蓄势待发”等很多文章和新闻报道都谈到内陆核电,而且都是大谈内陆核电重启的必要性、合。

中国第一座核电站秦山核电站于1991年12月15日启动,目前已有11个核电站投入运营,5个核电站在建设之中,23个核电站确认筹建。2011年后,中国核电的步伐大幅度减缓:2010年设定的2020年核能发电目标为70~80千兆瓦,福岛核电站事故后降至58千兆瓦。即使所有在建的反应堆全部完工,中国的核能装机容量仍不足60千兆瓦。

本是一个的交流平台,对于严肃重大的科学问题,本应让各种声音获得平等的表达,怎么现在竟成了“力挺内陆核电”一方的宣传机器了呢?!习和的讲话中都说的是“启动东部沿海地区核电”,到底是我的观点了中央意志,还是部分在制造、助涨混乱呢?

同时,随着对核灾难的、经济形势的变化,更大的争论开始浮出水面:核能将在中国整体能源领域占据多大的份额?中国还需不需要核能?

在同时找我的诸多中,《南方周末》是到最后的一个,我觉得非常难能可贵!而且刊登我的6月19日那一期上,同一版块还同时刊登了《何处安放核废料》、《寻找墓地》等文章,都对核电问题做了实地调查,与我的《核电不是“必要的”》形成了很好的呼应。

对和许多能源专家来说,中国面临的选择是:不理会的疑虑,修建更多的核电站;或者继续依靠煤炭,与之相伴的雾霾和温室气体。

这个登出后,迅速得到了广泛的和赞誉,甚至包括一些支持核电的人士也给我点赞,大家觉得这篇中所谈的种种问题比较客观平实,体现出一个学者对国家对社会的高度责任感。

如果不扩大核电建设,会使中国约定履行的碳排放量的承诺变成空文。2014年11月12日签订的《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中国承诺到2030年时,“清洁能源”将在中国能源生产总量中占20%。

然而,令我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面世后第五天,电子版就从《南方周末》的官网上突然消失了。我打电话过去问为什么,被告知“王老师,广东省委宣传部的一位领导点名要撤掉您的文章,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一听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中国已经运营的核电机组,均分布在东部沿海省份辽宁、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广西、海南,核电的使用占全国用电量的3.9%。到2030年,希望中国电力的10%来自核电。

一个学者对一个关系和百姓利益的重大科学问题,进行实事求是的思考,竟然成了或主动、或被动的对象。

现有核电站全部靠近海岸线是有原因的,核电站运行需要大量的冷却水,每小时至少达7万立方米。而且附近就是电力需求极大的大城市,还有可以运输、吊装大型设备的码头。在非常极端的情况下,如果内部应急设施水源就会不够用,附近具备大量冷却水源就会更安全,比如福岛核事故,就使用了海水注入来堆芯的淹没和冷却。

那些力主内陆核电大发展的人们,如果他们真的觉得自己是正确的、真的觉得“我国内陆核电安全性已经经过充分论证”的话,为什么不肯拿出一点点力气和勇气、针对我文章中提出的种种问题给以令人信服的回答,反而是不遗余力地和呢?难道他们就是靠到处声音来“充分论证”的吗?!

为了防止地震造成的裂缝,核电站必须建在一整块完整的基岩上,这个条件已经十分苛刻,海岸线上可利用的地方几乎都利用了。核电发展的下一个阶段几乎肯定会向内陆推进,这成为反对者的首要重点。

之余,我更加切身感受到了国内在内陆核电问题上的导向不正常!总总理都在强调核电一定要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发展,习总一再强调“实干兴邦、空谈误国”,要求大家“讲真话、献良策、出实招”,而力主内陆核电大发展的一方对核电发展“只报喜不报忧”,听不得一点点声音,甚至曲解中央讲话,制造混乱。

“邻避运动”也逐渐得到研究者的关注:很多中国人对住所附近的核电站表示怀疑,但原则上支持核能。在内陆地区筹建的核电站,始终让当地的居民感觉自己在承担一个“不是最优”的选择。

这样下去,后果堪忧!于是从《南方周末》网站撤掉我的开始,我就决定再写一篇文章《我国核电发展必须稳中求进、确保安全》,针对习总、的讲话,以及习总对核安全风险的高度重视,谈谈我国“确保核安全”当前亟需高度重视的“短板”,希望核电业界改变“听不得一点点声音”的心态,站在国家大局利益上让我国核电建设稳扎稳打,不要让核事故悲剧在我们国土上重现。

支持者表示,内陆核电站与濒海核电站没有什么本质差别,而且新型的第三代反应堆能够被动冷却,比以前的安全很多。另外,中国的核安全管理机构比其它监管部门更加严格,尤其是在福岛核事故发生后,投入了大量资源,《核安全法》也已经从2018年1月1日起实施。

我非常感谢《中国经济周刊》能够在这一事关的重大问题上,在这一关键时刻,着为国为民的立场,将我近8000字的长文章全文发表。

2013年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中国面对核电政策制定者、运营方、应急人员以及行业可靠信息的提供者,都表现出了更大的“对的信任和信心”。

:在您的有些文章出来之后,有挺核派人士就怒了,他们认为您把相同的话在不同的翻来倒去找存在感,“在反对一个东西之前先得知道是啥,什么都不懂,就反对,不是严肃学者干的事。”他们还说,本来因为南周事件挺同情您的,现在发现您好多论据都是错的离谱,比如冷却水,内陆核电都是风冷,对冷却水的要求还不如沿海核电。对此,您怎么看待?

该研究的首席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何桂珍说:“并不是说无论如何都不能建立这些东西,而是他们担心安全,特别是在福岛之后,他们只是要求认真对待安全问题。”除了颁布法律和投入资金,也安置新的核电设施之前,必须先充分咨询当地居民。

王亦楠:前面这种情绪化的评价我觉得无需理睬。我谈的是核电、是核安全、是,我们13亿人如何用最小的经济成本和代价确保能源安全、实现工业化,是我最关心的问题,也是我作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名研究员的和职责。如果谁有不同意见,可以就我指出的问题来讨论、来反驳。

关于核电科普的知识生产机制,可能还尚未达到一个完整、有效的闭环。在同一家新闻网站上,我们既可以看到评论者在“新建核电站”新闻下声称自己没有得到相关信息,或者希望该项目暂缓实行,也可以看到人们在“第三代铀技术取得突破”的新闻下欢呼雀跃,点赞送花他们没有意识到铀技术的突破是在为核电服务。

如果或论据是错误的,如果你能讲出令人信服的道理,我会虚心接受。当然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不能拿未来的故事而且还是“科幻故事”来作为当下内陆核电可以大干快上的理由,比如“把核废料扔到地球上的无人区”、“科学家们正在研究什么什么更先进的核电技术”等等。反之,如果我指出的问题是客观存在,那么你就应该虚心接受,并认真思考和努力解决,而不是搞“为上内陆核电而上内陆核电”之类的抬杠或者转移话题。

电力结构转型的迫切,往往也是视野里缺失的部分。能源技术的大趋势,是化石燃料的大幅度下降,到2050年在能源供应份额中降至40%,同时还要全球温度上升不超过2℃。实现2℃的目标,最终还要依靠核能的转换、发电效率的提高。加上中国已经在国际上做出承诺,这一目标实际上在倒逼能源。

力主内陆核电大发展的人士所持的种种理由,到底站不站得住脚,在《南方周末》的和《中国经济周刊》的文章中都从不同角度进行了分析,希望“挺核派”能耐心好好阅读思考一下。能源保障方案有很多,每种能源该担当什么角色,不能从自己所在的产业利益和企业利益出发,而应该从国家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出发。

在政策中,国内的高燃煤消耗企业将被关停,中国燃煤发电比例要降至65%,目前这一数字是73%。火电降下来之后,中国明确要“推进水电开发,安全高效发展核电,大力发展风电,加快发展太阳能发电,积极发展地热能、生物质能和海洋能”。核电仅排在水电之后,可见对核电的肯定态度,而且水电存在着“5亿千瓦天花板”,现在已经开发了2亿千瓦。

至于说到冷却水问题,这更是不需要我来解释的核电常识,我从未听说过我国内陆核电是风冷机组,而且核电集团和力挺内陆核电的专家学者们都在不断强调内陆核电站和沿海核电站的技术是一样的,怎么沿海用水冷却,内陆就不需要用水了呢?

虽然有分析者认为,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对电力的需求增幅也在缩小,但除去这一因素,尚有近8%的煤电能源缺口等待弥补。以2016年全社会用电量5.9198万亿千瓦时来算,8%的比例也已相当可观。

从上述采访中,我们可以看到,王老师对内陆核电建设和的一些看法,
周刊在这里不做评价,公允与否,评价权留给大家。

中国也寄希望于更加安全的第三代核电技术,这包括先进的核燃料管理技术、更高的热效率、被动核安全系统、标准化设计,从而降低和投资成本。上世纪50年代,核电者预测未来的核电将会“便宜到随便用”,而如今的现实恰恰相反,核能发电的成本一直居高不下。核电站的燃料成本固然很低,建造成本却所耗不菲,成本的高昂导致核电电价远高于煤电和水电价格。

北极星电力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电力网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华龙一号”是中国首个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核电技术,由中国核工业集团及中广核集团联合研发。

《推进绿色生态产业发展规划》:推进风光水火核“五位一体”绿色能源体系建设

国家能源局期望通过融合两家公司的核心技术,促进中国三代自主核电技术的标准化生产,减少内部斗争和资源浪费中国核电企业一向存在三足鼎立的局面。

中电联:1-4月风电发电量1351亿千瓦时、平均利用812小时、风电投资94亿元

2018年1月9日,台山核电站欧洲先进压水堆全球首堆工程命名揭牌仪式。30多年前,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就是中法核电合作的开始,中国当时从法国引进了技术和资金。法国对核能源的大力支持,背后是有一定的国际历史背景的。特别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之后,中法的核电合作也带有为全球提供新的发展径的样板作用。

展览会暨论坛主要聚焦首批“互联网+”智慧能源示范项目的建设、工程管……

核电站的海陆之争,实质上凸显了中国能源发展的趋势、核能的布局思与福岛核事故后的担忧混杂在一起的复杂情况。这种情况并不是只在中国出现,已经发展核电、希望发展核电的国家,都正在类似的问题。显然,随着恶劣气候和空气污染的加剧,“增长的极限”再次回到了人们的视野之中。

《推进绿色生态产业发展规划》:推进风光水火核“五位一体”绿色能源体系建设

北极星电力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电力网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11个风电项目总装机67.5万千瓦!广东2018年第二批陆上风电项目建设名单出炉

《推进绿色生态产业发展规划》:推进风光水火核“五位一体”绿色能源体系建设

生态部:关于遏制固体废物非法转移和倾倒进一步加强废物全过程监管的通知

中电联:1-4月风电发电量1351亿千瓦时、平均利用812小时、风电投资94亿元

山东日照:关于全力组织实施六大环保提升工程 打赢蓝天战的工作方案

展览会暨论坛主要聚焦首批“互联网+”智慧能源示范项目的建设、工程管……

中电联:1-4月风电发电量1351亿千瓦时、平均利用812小时、风电投资94亿元

《推进绿色生态产业发展规划》:推进风光水火核“五位一体”绿色能源体系建设

中电联发布2018年1-4月份电力工业运行简况 电网工程完成投资993亿元

11个风电项目总装机67.5万千瓦!广东2018年第二批陆上风电项目建设名单出炉

生态部:关于遏制固体废物非法转移和倾倒进一步加强废物全过程监管的通知

山东日照:关于全力组织实施六大环保提升工程 打赢蓝天战的工作方案

中电联:1-4月风电发电量1351亿千瓦时、平均利用812小时、风电投资94亿元

中电联发布2018年1-4月份电力工业运行简况 电网工程完成投资993亿元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