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摘要:
因水库泄洪冲击养殖网箱,湖北省清江库区上万吨养殖鲟鱼逃逸,扩散进入长江,对长江生态产生威胁。9月20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此进行了独家报道。9月21日下午,在长江洪湖段现场监测的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吴金明博士告诉澎湃新闻,
…因水库泄洪冲击养殖网箱,湖北省清江库区上万吨养殖鲟鱼逃逸,扩散进入长江,对长江生态产生威胁。9月20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此进行了独家报道。9月21日下午,在长江洪湖段现场监测的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吴金明博士告诉澎湃新闻,他目前在长江中下游已经鉴定了超过500尾疑似逃逸的外来鲟鱼。监测信息显示,逃逸鲟鱼已散布至江苏扬州干流段,并很可能已达长江口。在监测现场,吴金明和同事们除了鉴定回捕鲟鱼的种类,还对部分捕捞到的逃逸鲟鱼解剖,记录其摄食情况、性腺发育情况,为评估此次鲟鱼逃逸对长江生态的影响积累调查数据。洪湖江段7月29日捕捞的逃逸杂交鲟(小规格,西杂——西伯利亚鲟和史氏鲟的杂交后代,已处死)。“逃逸的鲟鱼除了往长江中下游扩散,还会逆流向上游。几乎是全流域的灾难,回捕,怎么回捕?”同日,农业部长江办(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一位相关负责人对澎湃新闻慨叹。农业部外来生物入侵突发事件预警与风险评估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珠江水产研究所研究员胡隐昌通过邮件告诉澎湃新闻:“这些逃逸的鲟鱼是有造成生物入侵的风险,但也要看具体情况,比如:逃逸的种类、年龄、生态环境等。所以,首先必须进行监测。”澎湃新闻获悉,事发后,农业部长江办已委托专家组制定了《清江养殖鲟鱼逃逸生态影响调查评估方案》,其中生态影响初步评估与预测将在2016年10月前完成,而自然繁殖监测将在明后两年开展。湖北清江受灾养殖户捞出的已死亡达乌尔鳇或达乌尔鳇的杂交种(自然分布在黑龙江地区)。受灾养殖户供图将监测逃逸鲟鱼的栖息、分布、出现频次《清江养殖鲟鱼逃逸生态影响调查评估方案》中写道,长江中的本地鲟类包括白鲟、中华鲟和达氏鲟三种。7月19到20日,湖北省长阳、宜都等地的鲟鱼养殖网箱受洪水冲击,近万吨养殖鲟鱼逃逸,其种类包括西伯利亚鲟、施氏鲟及杂交鲟(大杂、西杂等)。有专家称,其逃逸数量超过长江中下游干流鱼类现存生物量总和。7月26日-8月2日,仅在洪湖螺山、嘉鱼等地就有100余尾的外来鲟种捕捞记录。经现场鉴定,这些鲟鱼与清江网箱逃逸个体规格相符,鱼体状态良好,除体表存在网具擦伤外,未见其他器官或功能性异常,可继续存活。调查评估方案中写道,在长江本地鲟类自然资源已急剧下降的背景下,有必要对外来鲟鱼逃逸造成的生态影响进行评估。专家组计划在对宜都、长阳等地受损失养殖户走访调查的基础上,对逃逸的鲟鱼个体的栖息、分布、出现频次等进行监测,对大规格的鲟鱼个体进行生物学解剖,掌握其性腺发育状况。其次,专家组计划对沿江渔政部门及渔民宣传、培训鲟鱼种类鉴别知识。在正确鉴别种类的基础上,沿江各地渔政部门对养殖逃逸的鲟鱼进行回收,防止回捕个体再次进入长江或其他自然水体。此外,专家组计划在2017年和2018年的4-7月,在长江中下游采集幼鲟的生物学样品,进行形态上和分子生物学检测,判断逃逸个体是否有自然繁殖、是否与本地种(中华鲟、达氏鲟)发生杂交,并综合上述基础数据和监测结果,专家组会对养殖鲟鱼逃逸的生态影响进行评估和预测。长江洪湖段7月30日捕捞的逃逸杂交鲟(大规格,大杂–达乌尔鳇与史氏鲟的杂交后代)。逃逸鲟鱼可能与中华鲟竞争食物21日,中国科学院水工程生态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常剑波告诉澎湃新闻:“逃逸鲟鱼对长江生态及长江本土鱼群的影响到底有多大,专家组正在调查评估,尚无定论。”常剑波表示,外来物种因为缺少生态制衡,容易以抢占其他生物的“生态位”,构成生物入侵。逃逸鲟鱼与中华鲟生活习性相近,会与之形成竞争关系。中华鲟是洄游性鱼类,成鱼洄游到长江时不进食,只有幼鱼才在长江中进食。逃逸鲟鱼可能与之产生竞争关系,比如竞争食物。常剑波说,此外,实验室研究发现,鲟鱼间可以杂交,自然环境中也发现过同一水域内鲟鱼杂交现象,但自然发生的几率较低。而逃逸鲟鱼一般在春季产卵,中华鲟一般在秋季产卵,所以,逃逸鲟鱼对中华鲟等长江本土鲟鱼的影响比较复杂,具体来说,影响有多大,该怎么样补救,需要调查评估,也需要在调查清楚逃逸鲟鱼的习性、分布以及繁殖特性后,才能有针对性地采取方案。常剑波举例称,如果清楚了逃逸鲟鱼的繁殖区域、繁殖时间,或许可以通过捕捞其亲鱼(性成熟的有繁殖能力的雄鱼或雌鱼),干预其繁殖的方式,有效地减少逃逸鲟鱼的数量。但具体措施待定。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东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员庄平长期从事渔业生态学和保护生物学研究。21日,他告诉澎湃新闻,数年前,他所在的研究团队就发现长江中因养殖逃逸的外地鲟鱼,并发表了相关论文。但这些外地鲟鱼可能造成的影响,还需要继续监测和评估,并不是外来物种就一定会造成生物入侵。庄平举例说,有很多牛羊品种原产地也不在中国,但为了农业发展,人们从国外引进回来,不能就说是生物入侵。通俗地讲,只有对生态造成危害,才能被称作生物入侵。庄平说,对于清江鲟鱼逃逸事件,他没有相关的监测数据,所以,逃逸鲟鱼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需不需要补救,怎么补救,他无法做出判断。庄平强调,这里的“影响”一词是中性的,可能是好的影响,也可能是坏的影响。另外,要判断其造成的影响,可能需要数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科研人员在长江中游开展逃逸个体监测。专家担心冲击公众已形成的保护意识中华鲟是国家一级保护水生生物。自恐龙时代(白垩纪)以来,中华鲟就已经在地球上生活。20世纪70年代,长江中华鲟繁殖群体还数以万计,约有1万余尾,但近年来,由于环境污染、大坝阻隔、内河航运和工程建设等因素叠加,专家估计中华鲟野生繁殖资源量可能不足百尾,濒临灭绝。但对于这一古老物种,人类还知之甚少,有很多谜团待解。参与调查的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研究员、农业部淡水生物多样性保护重点实验室主任危起伟告诉澎湃新闻,清江鲟鱼逃逸事件造成最棘手的问题,是对公众已形成的保护意识的冲击。“野生中华鲟是国家一级保护水生生物,不允许捕捞和买卖。经过多年的宣传,全江渔民都形成了这样的意识——捕捞到鲟鱼,就要报告,不能买卖。渔民若捕捞到鲟鱼,一般都会给渔政打电话,进行鉴定后再处理:正常无伤的个体直接放生,有伤的就进行救护。但现在的问题来了,大量的杂交鲟被捕捞起来后,肯定不能再放回长江里去。如果渔政回收,没有经费支撑。如果渔民私自卖掉,就会造成江里的鲟鱼是可以买卖的氛围。”危起伟说。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湖北清江泄洪长江,万吨养殖鲟鱼逃入江中。这些鲟鱼“入侵”长江,可能会对濒临灭绝的中华鲟等土著鱼群形成竞争和杂交,给长江带来生态灾难。9月23日,农业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发出鲟鱼鉴定紧急通知,要求各级相关部门立即向沿江各类渔业组织及个人下发鉴定手册,加强对长江干流和湖泊捕捞监管,对已发现的鲟鱼及时鉴定,并逐条登记造册、逐级上报,防止回捕的逃逸鲟鱼重新回到长江或其他自然水体。

两个月前鲟鱼逃逸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发了人们对长江物种危机的关注。而湖北逃逸鲟鱼已现身长江扬州段,也让地处长江下游的湖北省沿江地区担忧,外来鲟鱼会不会酿成生态灾难?

江苏鲟鱼养殖最大近200公斤

鲟鱼全身都是宝:可制鱼子酱,鱼肉味道鲜美,软骨有抗癌作用。野生鲟鱼资源近乎枯竭,欧美主要消费市场已禁止野生鱼子酱贸易,人工养殖成为鱼子酱主要来源。据9月23日云南《曲靖日报》报道,当地一家鲟鱼繁育、成鱼养殖、鱼籽酱及鱼肉加工一体的鲟鱼产业基地正式投产,存鱼量20余万尾,年加工出口鱼籽酱50吨,出口人民币5亿元。

湖北省也有多家鲟鱼养殖基地。记者8月29日在海安中洋集团现代农业生态园见过8种养殖鲟鱼,超大型的室内鲟鱼养殖区,中华鲟、俄罗斯鲟、史氏鲟、鸭嘴鲟、鳇鲟等鲟鱼在水中静静蹲伏或游弋,水面映照鲟鱼们巨大的黑影,令人难忘。史氏鲟近200公斤,身长2米多。而最大的鲟鱼竖起来有两层楼高。鲟鱼为肉食性鱼类,以水生昆虫、底栖动物为食。

中洋集团于学基说,中洋养殖的最大的史氏鲟是种鱼,做鱼子酱俄罗斯鲟味道最鲜美。世界上共有28种鲟鱼,其中12种鲟鱼处于濒危状态,6种处于极危状态。我国现有8种。史氏鲟被人们誉为“水中的活化石”。中洋目前正在尝试鲟鱼鱼子酱生产。

湖北省沿江密切跟踪监测

中国水产科学院淡水研究中心主任徐跑告诉记者,逃逸事件发生后,我省立即组织科研单位与渔业、渔政、执法等部门,在长江沿岸几个测试点对长江渔获物密切跟踪监测,对已监测到的鲟鱼,通过技术比对和种子鉴定,确认是不是杂交鲟。当前的应对措施第一步是跟踪监测;第二步是根据监测数据作出判断。长江历年也有一些放生或淹水混入江中的外来鲟鱼及其它外来水生物,今年我省养殖业大量逃逸的虾蟹鱼均进入江湖,国家级江苏滆湖团头鲂良种场因圩堤决口全部被淹,4000组亲本鱼种全部逃逸。

湖北省海洋与渔业部门要求,沿江各地发现外来杂交鲟鱼必须立即处死,发现保护动物中华鲟立即放生。农业部淡水生物多样性保护重点实验室主任危起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逃入长江的养殖鲟鱼量大,各地水产市场多,捕获的鲟鱼要由渔政部门鉴定。按照野生动物保护法,渔民捕获的鲟鱼必须鉴定批准后才能交易。面对这样的突发事件,如何做到让每一个渔民捕获鲟鱼自觉鉴定,呼吁长江全流域立即行动起来,否则,杂交鲟泛滥将成为长江的灾难。

长江渔业部门已发布外来鲟鱼“通缉令”,长江原有的“土著”鲟鱼有白鲟、中华鲟和达氏鲟3种,而本次逃逸的外来鲟鱼包括匙吻鲟、俄罗斯鲟、西伯利亚鲟、史氏鲟、达乌尔鳇以及杂交鲟等。其中“大杂”指的是达乌尔鳇与史氏鲟的杂交种,“西杂”指的是西伯利亚鲟与史氏鲟的杂交种。渔民和志愿者抓获鲟鱼类捕获物应立即到渔政部门比对鉴定。

湖北省海洋与渔业局资源环境处樊宝洪处长告诉记者,两个多月来,我省扬州、镇江等地发现了杂交鲟,均已及时处置。尽管养殖鲟鱼能不能自然繁殖还没有定论,但长江生态已很脆弱这是不争的事实。目前,渔业渔政部门已加强对长江沿岸巡查,号召沿江渔民发现捕获鱼及时鉴定。湖北省水生野生动物资源普查从今年9月开始进入全面普查阶段,鲟鱼事件对湖北省沿江生态影响也是调查重点。

农业部长江办官网发布的《关于组织开展长江流域鲟鱼捕捞鉴定工作的紧急通知》

万吨鲟鱼逃逸事件应问责反思

湖北上万网箱临江大规模的鲟鱼养殖,有没有获批?有没有事前事后的风险评估?泄洪前为何没有与相关方协调提前预警避免巨大生态灾难?危起伟介绍,大部分网箱养殖未获批准,地方政府对大量养殖户管理失控。

长江办相关人员告诉记者,此次万吨鲟鱼导致长江生态灾难,实质上是因鲟鱼逃逸形成的次生灾害,长江办正组织专家对鲟鱼逃逸事件进行调查,近日将召集全国专家研讨对策。

专家认为,水产养殖、工厂化集约养殖是方向,鱼养在车间里,好比养在家中,发大水也淹不了,而网箱养殖在江湖里,一有洪水就遭淹。应警惕水产养殖生态事故发生。此次鲟鱼逃逸事件,向鲟鱼等外来物种养殖热敲响了警钟,专家提醒沿江沿湖养殖此类水产品应慎重,有关方面应制定相应的法规条文,规范特殊水产养殖,对如鳄鱼、鲟鱼、巴西龟等攻击性强的外来物种,进行风险评估。一旦发生事故,应启动问责追查,避免同类事件再次发生。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