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山东一航空公司在泗阳县指定范围内为林木施药,防治美国白蛾次生灾害,结果飞机经过一养殖户的的虾塘上空,飘落的农药造成虾塘面积为55.8亩的五个虾塘内养殖的南美白对虾死亡。近日,宿迁市宿城区法院经过审理,一审判决航空公司赔偿养殖户损失331452元。养殖基地虾子4天之内全部死亡50多岁的李先生是吴江人,在泗阳县张家圩承包池塘,建了一处水产养殖基地,从事虾子养殖。去年8月2日下午起,池塘内虾子开始出现死亡现象,至8月6日虾子全部死亡。李先生雇佣的养殖技术人员这才想起,在8月2日下午、8月3日上午,有飞机两次经过养殖基地上空施药。因此,李先生认为,是飞机喷洒农药是途经县自己承包的水产养殖基地上空,导致农药飘落其中,造成原告养殖基地的虾子死光。在与航空公司就赔偿事宜协商未果后,李先生将航空公司起诉到法院,要求赔偿土地租金、虾苗、对虾饲料及水产饲料、工人工资、电费等各项损失合计107.98万元。山东通用航空公司是此次林木施药防治病虫害的实施方。汗孔公司辩称,李先生养殖虾子的死亡与飞机播撒林药的行为无任何关联,首先李先生没有证据证明青虾死亡的具体数量,以及是否是突然发生、大量死亡。其次,李先生没有证据证明死亡青虾的体内有被告播撒的林药残留,或养殖水体内有林药残留。航空公司认为,飞机播撒的林药是合格产品,不存在质量问题,且航空公司严格按照与泗阳农委签订的合同实施播撒,普通地区播撒高度距离树冠木5-10米,复杂地区播散高度距离树冠木15-18米,播撒范围距离李先生的养殖场直线距离有2公里多,如此远的播撒距离、低的播撒高度,雾状的林药是不可能播撒到李先生的养殖场内。此外,航空公司认为,事发后,根据泗阳农委的调查及当地村民的反映,李先生养殖的青虾经常发生大量死亡的情况,其养殖技术存在严重问题,据此可见,李先生此次青虾死亡是自身原因造成,与飞机播撒林药的行为没有任何关系。农委文件证实飞防用药对虾子有影响法院经审理查明,李先生在泗阳县张家圩镇马洪村境内的邢马河西侧租赁土地,共有16个池塘用于养殖南美白对虾,于2014年6月份两次投放南美白对虾虾苗用于养殖。2014年7月,山东通用航空公司通过招投标的方式,与泗阳县农业委员会签订《飞机施药防治美国白蛾合同书》,为防治美国白蛾次生灾害,在泗阳指定范围内为林木施药。2014年8月2日、8月3日,航空公司的飞机在经过李先生的虾塘上空,为虾塘东面河堤上的杨树施药,造成原告虾塘面积为55.8亩的五个虾塘内养殖的南美白对虾死亡。法院另查明,2014年6月26日,泗阳县农业委员会发布《关于做好飞机施药防治美国白蛾次生灾害预防工作的通知》,通知中明确指出:“飞防所用药剂符合国家无公害标准生物制剂,对人、畜、禽无害,但影响桑蚕、蜜蜂、虾、蟹、蝎等生长发育。”在附件《飞机施药防治美国白蛾注意事项》第一项载明“飞防用药对人、畜、禽安全,但对桑蚕、虾、蟹和蜜蜂、蝗虫、蝎等特种养殖影响较重,……”2014年7月29日,泗阳县人民政府发布泗政发89号文件《关于杨树白蛾飞机防治工作的通告》:一、飞防时间为2014年7月30日至8月5日;二、飞防范围中有张家圩;三、注意事项第二项:“飞防用药为灭幼脲,对人、畜安全无害,对环境没有污染,是符合国家无公害标准的生物制剂,但影响桑蚕、蜜蜂、虾、蟹、蝎等动物及昆虫的生长发育,……”。航空公司被判赔偿33万余元在庭审中,双方展开了辩论,争论的焦点是航空公司的飞机施药作业是否途经李先生的养殖场?飞机施药行为与李先生所遭受的损害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法院根据泗阳县人民政府2014年7月29日发布的《关于杨树白蛾飞机防治工作的通告》第二项飞防范围显示,张家圩镇在此次飞防施药范围内,且有多名证人证言,确认航空公司的飞机施药作业经过李先生养殖的虾塘。那么,飞机施药行为与李先生所遭受的损害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法院认为,李先生养殖的南美白对虾死亡时间与飞机经过虾塘时间上一致,可以认定李先生养殖的虾是在飞机经过虾塘、为虾塘河堤上的杨树施药后发生死亡。同时,根据李先生提供的多份农委文献资料亦可证实,飞机施药成分中的灭幼脲对甲壳类水生生物的生长影响较重,而航空公司没有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原告养殖的虾发生损害系其他原因所致。因此,法院认为,航空公司播撒林药致李先生虾塘受害的可能性更大,故可认定航空公司飞机施药行为与李先生所遭受的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法院经现场测量发生损害的养殖水面面积,多次走访、咨询宿迁市农业委员会专家、宿迁地区南美白对虾水产养殖单位和个人,确定李先生所遭受的损失:从投放南美白对虾虾苗至实际发生损害时止,共有55.8亩虾塘中的虾发生损害,每亩地投入10万尾的虾苗,成活率为60%,1万尾的虾苗可以成长为110斤的虾,所有投入的成本费用为9元/斤,则李先生发生损害的成本费用合计为(10*55.8*60%*110*9)元=331452元。最终,依据相关的法律规定,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山东通用航空服务有限公司赔偿李先生损失331452元。

林业局委托相关企业给路边树木打防虫药后第二天,路边三块虾塘里的南美白对虾“全军覆没”,死了。这个锅,该谁来背?

近日,江苏盐城市响水县网友蒋女士向澎湃新闻反映称,她有个家庭农场,位于响水县老舍中心社区五组,毗邻沿海高速,共有11块养殖水塘。2015年6月21日下午,响水林业局组织通用飞机给沿海高路边的树木打防虫药,途经其家庭农场附近上空。

图为受害的三个虾塘位置图,右侧为被打药的树林。

第二天上午,蒋女士发现紧挨着路边的三块虾塘里的虾全部死亡,翻出水面。“打药那天我不在农场,只有工人在,当时他们对在天上作业的飞机也是无能为力。”蒋女士说。

蒋女士认定,是林业局喷洒的防虫药导致她家三块虾塘遭“灭顶之灾”。蒋女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三块虾塘里的虾品种为南美白对虾,总成本在110万元左右,当时就快上市了。因此,蒋女士要求林业局赔偿损失110万。

蒋女士家庭农场租赁协议

据介绍,打防虫药当晚,农场下了一场暴雨。那么,虾的死亡是否和暴雨有关?蒋女士否认称,不靠近树木的虾塘同样遭到了暴雨的袭击,但安然无恙,这说明和暴雨无关。

受林业局委托进行作业的是山东瑞达有害生物防控有限公司(下简称山东瑞达公司)。澎湃新闻记者从一份盖有该公司公章的文件上看到,该公司于2015年6月19-21日对响水县进行了美国白蛾飞防,选用了杜邦公司生产的康宽(20%氯虫苯甲酰胺)药水,用量为每亩10g。公开资料显示,飞防即使用通用飞机喷洒农药的一种大面积、短时期压低虫口密度的有效方法。

文件中称,针对养殖户反映,他们于2015年7月9日到现场进行了取样。在公证部门的公证下,经比对试验,该公司得出结论称,康宽飞防不会造成南美白对虾大量死亡,建议养殖户找其他原因,比如19日晚暴雨的影响,以及水质、供氧量状况的影响等等。

澎湃新闻从美国杜邦公司官网看到,康宽药水对于控制虫害有明显效果,而对于哺乳动物、鱼类以及鸟类来说毒性非常低。

那么,如何解释受害的“恰好”都是路边的虾塘?远离马路的虾塘却没有出现死虾的情况?

山东瑞达公司针对蒋女士等人反映问题的检验报告

山东瑞达公司办公室一位王姓负责人表示,经过实地取样检测,他们使用的康宽药水是不会造成南美白对虾大量死亡的。“路边还有很多养殖户,但都没有出事,只有那一家出了事,所以出现死虾可能和农户养殖方法不当有关。”该负责人称。

对此,蒋女士称,路边的确还有不少养殖户,但都是鱼塘,没有像她这样养殖南美白对虾的,因此无法证明虾的死亡是养殖户个人原因。

澎湃新闻记者致电响水县林业局局长刘洪艳。说明来意后,刘洪艳表示知道蒋女士的事情,但不透露更多细节。

响水县林业局副局长沈永球告诉澎湃新闻,蒋女士这件事已经走法律程序了,农户已经起诉飞防公司了。

作为该农场的法定代表人,蒋女士表示,她并未走法律程序。蒋女士说,她原本想过起诉响水林业局和山东瑞达公司,但自感“民告官”胜算很小,就一直没有走法律程序,想找林业局解决此事,但一直没有结果。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