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亚体育app下载 1

獐子岛:底播千人会战难容掺沙造假 长海县将返还集团受灾海域使用金3500万元
獐子岛“黑天鹅事件”爆发至今,冷水团灾害导致百万亩海洋牧场绝产的解释饱受争议,关于8亿元扇贝存…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扇贝去哪儿了?獐子岛8亿元扇贝绝收的狗血剧情已经延续了一周,期间舆论的质疑与公司的自辩交替进行,直到周四,证监会发言人也忍不住表态说正在进行核查。那么问题来了:证监会会派人下海“验尸”吗?10月30日晚,总部位于大连长海县的上市公司獐子岛发布公告称,一股“冷水团”让公司在2011年播苗、预计今年收获的100多万亩虾夷扇贝绝收。一夜之间,一支农业绩优股由盈利转为巨亏8.12亿元。研报署名研究员:不熟悉情况由于事情太过戏剧,各种吐槽、各种质疑在公告发布后即不绝于耳。股吧中的最热的吐槽是要求“活要见贝,死要见尸”;而质疑则被一家私募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浑水式报告主导了方向。这份2012年7月发表的报告称,在研究了财务报告、并进行了调研之后后,他们“有九成把握认为”,獐子岛将本来应该计入“其他应收款”的大股东占款计入到“存货”,导致存货畸高。也就是说,獐子岛的存货(主要是播下去的扇贝苗)是假的,而资金被大股东挪用了。很难说两年前的这篇浑水式报告没有产生效果,当时獐子岛的股价还有23元多,此后一路跌至2013年7月的10元出头。当然,獐子岛的跌势是从2010年的高点开始的,2012年的报告发布只是在半山腰。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很多人并没有注意到或者说已经忘了这个质疑。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在此之前,各路券商一如既往地在发布关于獐子岛的研究报告,当然,都是买入或者持有评级。事件发生之后,东方财富网找到了其中一位研究员,这位研究员居然说那篇以她名字署名的报告只是为某个项目所做的应景报告,她对獐子岛并不熟悉。对这位研究员来说,獐子岛出事可能让其丢了一点面子,但对投资人来说,损失就是真金白银了。很多机构预测獐子岛复牌后至少两个跌停,甚至5个跌停。有媒体算了一下,按照现有的最大杠杆水平,如果獐子岛真的是5个跌停,对融资客来说将是灭顶之灾。因为在5个跌停后,如果不追加保证金或者抵押物,就会被券商强行平仓。这意味着,复牌之后,一旦獐子岛连续跌停板超过5个,目前1.6亿元的融资买盘将血本无归。值得一提的是,在停牌的一个星期内,獐子岛的融资余额已经减少了2000万元,应该是融资客归还了融资。当然,损失最大的应该还是重仓獐子岛的机构,而最大的机构是社保基金,三个社保基金组合总共持有2500多万股獐子岛,以停牌前的价格15.46元计算,价值约3.9亿元。天灾还是作假?不管怎么说,獐子岛的故事让人们重新想起了两年前的质疑。随后的几天,媒体的报道基调都是围绕着獐子岛是否造假,是不是第二个蓝田股份。很快,猛料来了——有人说獐子岛当年播下的不是苗,而是砂石。11月5日,第一财经日报报道称,他们的专题报道组近日登临獐子岛,在獐子岛捕捞队的靠岸码头,有多位身着公司捕捞队统一服装的船员向记者透露,獐子岛公司对外宣称的所谓遭遇“冷水团”海域,当时公司2009年~2011年间底播苗种时存在大量掺杂沙子和瓦块的情况,而且虚报数量,致使到了今年的收获季没有扇贝可捕。对此,獐子岛董秘孙福君在当天通过中国证券报发声:每年近千人参加的虾夷扇贝底播大会战是开放式大生产,不可能出现投苗掺沙子的情况。面对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外界一个很自然的反应就是:查一下扇贝死尸不就完了?但对于“死要见壳”的问题,公司董秘孙福君说这是不可能的:“扇贝目前的回捕率大约在10%-15%左右,每亩播5500枚的话大约只能收回550枚。大部门死亡的贝苗要么被冲走,要么被掩埋在海底,只有少量扇贝壳会捞上来。如果死壳都能大量捞回来的话,海底不早被刮坏了吗?”针对獐子岛的辩解,经济参考报援引中国海洋大学海洋增养殖领域的权威专家表示,虾夷扇贝死了,不可能连壳都没有了,采取“定点取样法”可以鉴定养殖区域到底有没有养殖虾夷扇贝,养殖了多少虾夷扇贝。经济参考报同时引用大连海洋大学一位专家的话说:养殖的虾夷扇贝死了,壳还在,这是常识。獐子岛之所以这么说,只能理解为这是造假的托词,这种说法骗骗一般投资者可以,骗得了业外人士骗不了业内人士。如果养殖区域只有三亩五亩,贝类死了过几个月后,说贝壳没了也说得过去,上百万亩的养殖区域怎么可能?对于獐子岛不利的消息还有一件,当时被獐子岛拉来证明自己遭灾难的中科院海洋所也开始撇清关系。10月31日,獐子岛召开灾情说明会,同时发布的一份来自中科院海洋所的会议纪要,被认为是权威科研机构对此事件的定灾证明。不过,11月5日,中科院海洋所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对媒体表示,“我们当时只是一个会议纪要,也不是定灾证明,里面没有涉及到灾害,也没涉及到扇贝死亡。”现在力挺獐子岛的似乎只剩下长海县当地政府了。獐子岛在11月5日公告称,收到了当地政府的优惠政策批复,免收獐子岛深水底播受灾海域的海域使用金3500万元;并对此次已确认的灾害区域中2015年新转为常规的海域给予深水开发优惠政策.虽然3500万元相较于8亿来说是杯水车薪,但是也有人质疑。知名财税专家马靖昊就表示,“在巨亏的原因还没有完全搞清楚前,长海县政府急什么急?”更有媒体称,今年7月20日,长海县政府官网曾刊文称,小长山乡虾夷扇贝的养殖进入收获期,预计年内产量同比去年增产三到四成。而长海县当地的水产批发商和水产养殖户也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没有听到有养殖户因冷水团受灾的信息。“自查”“核查”还是“调查”?面对种种质疑,监管部门也坐不住了。深交所5日给獐子岛发出《问询函》,要求公司就事件进行自查,并要求相关机构出具核查意见。和深交所要求“自查”相比,证监会6日的表态更进了一步。证监会发言人称,已对獐子岛进行“核查”。不过,这也意味着证监会并未就此事进行“调查”。那么,问题来了,证监会会怎样“核查”呢?他们会不会派人下海“验尸”?我们拭目以待。

獐子岛:底播千人会战难容掺沙造假

长海县将返还集团受灾海域使用金3500万元

獐子岛“黑天鹅事件”爆发至今,冷水团灾害导致百万亩海洋牧场绝产的解释饱受争议,关于8亿元扇贝存货真实性的猜测接踵而至。一则“捕捞队员爆料投苗掺沙”的报道让质疑声鼎沸,对此,獐子岛董秘孙福君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称,每年近千人参加的虾夷扇贝底播大会战是开放式大生产,不可能出现投苗掺沙子的情况。

此外,獐子岛11月5日午间发布公告称,长海县人民政府将返还獐子岛集团受灾海域使用金3500万元。

公司否认掺沙造假

“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独家采访时,獐子岛董秘孙福君断然否认了有关深海区域底播时掺沙造假的报道。

有媒体报道称,獐子岛捕捞队员透露,公司2009年-2011年间底播苗种时存在大量掺杂沙子和瓦块的情况,而且虚报数量,致使到了今年的收获季没有扇贝可捕。如果这一事实存在,意味着獐子岛在受灾海域没有底播足额的贝苗,冷水团温度异常只是导致百万亩海洋牧场绝产的“替罪羊”,虚构存货才是“元凶”。

面对这一质疑,獐子岛董秘孙福君解释称,公司每年一度的虾夷扇贝底播大会战是一个开放式的大生产,历时70天左右,仅公司直接参与人员就近千人。与此同时,播苗期间作业还涉及公司在大长山岛、小长山岛、海洋岛、旅顺口区建设的4大苗种组合基地、近百户育苗组合。

中国证券报记者实地走访獐子岛期间,11月2日镇政府召开了两次会议,由獐子岛集团管理层进行介绍情况并解释原因,上午是资历老、年龄大的各委员会成员,下午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居民代表。在会议过程中,当地人对出现如此重大的损失表示惊讶,不过没有出现质疑獐子岛集团造假的声音。

11月5日,长海县獐子岛镇党委宣传委员赵志卫介绍,虾夷扇贝底播的时间集中在每年的11月中旬前后,参与人员非常多,如果大面积掺沙造假,将无疑会成为全海岛公开的秘密。同时,贝苗装在一个网状带眼的箱子里,在经过海水浸泡等过程之后,里面不会存有沙子。

一位獐子岛长期从事海洋渔业的人士也认为,掺沙造假的可能性不大。“獐子岛深海底播的位置,距离海岛非常远,按照拉网船的航速,大概需要航行2个多小时。那里本来就人迹罕至,如果想造假,不投苗就可以了,根本没有必要拉着沙子跑那么远。”

目前,獐子岛收到了深交所问询函,要求公司就部分底播虾夷扇贝大额核销并计提跌价准备事项进行自查。獐子岛董秘孙福君表示,对于是否在底播过程中掺沙造假很好核实,“公司苗种中包括自育和外购两部分,其中外购从春季即开始向组合业户下达订单及技术标准,以及在过程中向组合业户持续提供技术指导。养苗、收苗、播苗三大环节及众多小环节分离,可以做到对比核实。”

除此以外,为何直到临近捕捞,才发现深海海域绝产,这也遭到许多投资者的质疑。对于今年的两次抽检,董秘孙福君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回忆说,“在4、5月份抽检的时候,亩产超过20公斤,情况尚属正常。9、10月份抽检的时候,我们先检测了2013年投苗的海域,然后检测的2012年的,最后检测的2011年的。当时,在抽检2012年的投苗海域时,就发现有一部分不正常了,抽检到2011年投苗海域时,发现问题非常严重,于是赶紧召集高管开会。停牌之后,先是请审计机构进场核查,然后又请海洋专家查找原因。”

对于未来如何防范类似风险,孙福君表示:“经过这次,我们也在反思,以后能不能借助中科院的数据加强监测。另外,现在看来,保险也很重要,2013年我们做了一个风力指数保险,加强风力和海底存活相关性的保险。不过,我们的市场份额占据全国虾夷扇贝70%以上,现在直接的海底存货保险还没有。”

底播面积萎缩至60万亩

进入11月之后,獐子岛2014年虾夷扇贝底播大会战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在经历了百万亩海洋牧场遭遇灭顶之灾之后,獐子岛即将开始的底播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獐子岛海洋牧场业务群执行总裁、技术中心总监梁峻介绍,2014年该公司计划的虾夷扇贝底播面积只有约60万亩。从分布图来看,仅有很少一部分底播区域位于深海,多数贝苗的底播区域位于獐子岛以北,更加靠近浅海的地方。

2014年底播60万亩,这意味着獐子岛扩大虾夷扇贝底播范围的脚步戛然而止,底播面积退回到了5年前的水平。2008年和2009年,獐子岛分别底播虾夷扇贝43.90万亩、65.40万亩,当时獐子岛的底播作业主要集中在30-40米的浅海区域。自2010年开始,随着开始探索深海海域,獐子岛的底播面积一度扩大至129.20万亩。即使在2013年,獐子岛全部底播面积也达到了78万亩,其中深海底播面积为12万亩。

此次“黑天鹅事件”无疑是导致獐子岛底播面积萎缩的主要原因。券商分析师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獐子岛在向深水区的扩张中过于仓促,无论是深水区的水深条件还是底质条件,公司都没有进行充分的勘探论证,包括此次的冷水团。由于对该海域的气候和海水条件缺乏了解,公司甚至没有准备应对之策。”

事实上,对于獐子岛来说,百万亩海洋牧场绝产带来的影响绝非减少底播面积那么简单,未来上市公司海洋牧场扩张的思路和模式都将因此改变。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海洋渔业专家针对此次冷水团事件,明确向獐子岛提出建议,需要开展海域养殖生态容量评估,控制养殖总量,优化养殖布局,实现稳产、优质和产业可持续发展。

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透露,考虑到2012年也有29万亩底播面积受灾,2015年可采虾夷扇贝面积只有60万亩左右,预计虾夷扇贝年产量约为3万吨,日供应量80吨左右。由于2013年和2014年底播面积逐年递减,獐子岛的虾夷扇贝年产量短期将很难大幅回升。

潜在“钱荒”恐威胁未来经营

11月5日午间,獐子岛发布公告称,收到长海县人民政府下发的《长海县人民政府关于给予獐子岛集团海域使用金优惠政策的批复》。公司深水底播受灾海域的海域使用金3500万元,政府将予以返还。款项预计在2014年内到位,计入“营业外收入”。“公司第三季度报告中披露的2014年业绩预计区间为-8.6亿元至-7.7亿元,已包含本次政府援助的款项。”

该政策文件称,獐子岛集团是全国渔业企业的旗舰,其兴衰对于长海县区域经济乃至整个大连市、辽宁省渔业经济的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希望獐子岛镇政府抓紧帮助企业研究生产自救措施,进一步优化企业发展环境,加强服务与管理,促使企业尽快走出困境”。

对于獐子岛来说,数千万的海域使用金返还只是杯水车薪。更加让人担忧的是,潜在的“钱荒”将威胁到上市公司未来的经营。

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介绍,在发现深海海域虾夷扇贝受灾问题之后,10月23日公司高管就赶赴长海县进行汇报。此后,10月27日大连市领导听取了长海县的报告,并且紧急召集了为獐子岛提供贷款的13家银行共同商议,希望它们能够与上市公司共度难关。

“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因为亏损导致无法分红,我们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未分配利润,一下子变成了负数。”对于依赖股权收益金和居民临时性生活补助改善生活的獐子岛居民,吴厚刚充满愧疚。与此同时,企业未来的经营也让他担忧,“在大幅亏损之后,公司经营将面临信用下降的问题,评级将会下调,融资成本将会更高。因此,我们下一步将会注重对外投资的平衡,保证有稳定的现金流。”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