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自去年10月以来,中国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多次查出含有未经批准的转基因玉米MIR162,并做出退运处理。6月7日,由于含有未经过许可的转基因品系MIR162,中国出入境检验检…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自去年10月以来,中国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多次查出含有未经批准的转基因玉米MIR162,并做出退运处理。6月7日,由于含有未经过许可的转基因品系MIR162,中国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当日开始对美国产DDGS停止批准进口许可证。由于对中国出口大量转基因玉米和制品,美国和阿根廷方面多次与中国农业部门协商会谈,敦促中国尽快颁发安全证书。不过,另外两种型号转基因玉米,可能已经获得续批进口安全证书。第一部分在农业部转基因权威关注的网页上,“审批信息”一栏中“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资料”页面上,发布了31份已经批准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转基因农作物安全评价材料,其中倒数第2、3个分别是先正达公司转基因玉米MIER604和GA21的安全评价材料。这两种型号的转基因玉米之前都两次获得过进口安全证书,有效期到2014年8月28日,发布的材料中显示该材料是续批申请材料。农业部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办公室向《中国经营报》记者确认已经发布的安全评价材料都是已经获得进口安全证书的。不过,诡异的是,两份安全资料的填报日期都是2013年10月31日,而该网页的发布日期是2013年7月2日。此外,所有安全评价材料最末几页提示“本单位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小组审查意见”和“本单位审查意见”需盖签章和公章的地方都没有盖章。对此,转安办表示采访该处需通过农业部办公厅新闻处。记者联系新闻处,截至发稿时,没有获得回复。记者致电先正达公司,对方表示,由于该公司7月23日将发布年中财报,正处于静默期,不方便接受采访。截至目前,2013年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转基因安全证书审批情况和国内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的审批情况都尚未公布。去年,两种证书的审批情况是6月18日公布的。对美国和阿根廷的玉米种植商来说,迟迟没有得到进口安全证书的MIR162转基因玉米着实头疼。阿根廷农业部近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迄今种植户已经将2013/14年度玉米产量售出41.61%,去年这一销售比例为64.88%。目前,阿根廷玉米已经收获大约一半的2013/14年度玉米产量。而据外媒报道,美国全国谷物饲料协会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由于MIR162转基因玉米未能获得中国以及欧盟等进口国的批准,因此造成的退运事件给美国农业行业带来多达29亿美元的经济损失。一位接近农业部门的人士表示,农业部压力很大,他个人认为“批准很难”。据国家质检总局消息,自从去年10月深圳口岸退运第一批MIR162转基因玉米以来,截至4月29日,全国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共在112.4万吨进口美国玉米及其制品中检出MIR162转基因成分,并做了退运处理。6月7日,国家质检总局又“口头指导”,对美国产DDGS停止批准进口许可证,因为检出里面含有MIR162成分。此时,距离先正达第一次提交审批材料已经过去了3年多。去年12月份,先正达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近三年多以来,我们一直在寻求中国的进口批准。并且近三年多以来,按照相关机构的要求及时提交各项材料。”不过,农业部总经济师毕美家表示,先正达提供的资料“相关材料和实验数据不完整,并存在问题。”“我国农业部本着审慎的原则,已要求其补充材料和实验数据。”毕美家称,去年11月份,先正达公司又一次提交了安全证书的申请,目前有关单位正在进行评审过程中。按照我国《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和《农业转基因生物进口安全管理办法》,国外转基因产品进入我国必须要通过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的审批,获得进口安全证书后才能考虑进口。农业部官网显示,第一次申请,审批承诺时限为270日,收费标准是5000元/个。如果按照承诺时限来计算,至迟7月份,MIR162能否获得进口安全证书将见分晓。而围绕MIR162转基因玉米的进口安全证书,美国、阿根廷农业部门多次来华协商中美贸易合作。“不久前阿根廷农业部门来谈判,”前述接近农业部门的人表示。据农业部网站,自从第一起MIR162转基因玉米退运以来,阿根廷农业部门高级官员至少两次来华与中国农业部高级官员会面。6月17日,农业部副部长牛盾在京会见了阿根廷农牧渔业部副部长罗德里格斯,阿方表示愿与中方一道推动在农业政策、科技、贸易、投资等方面的务实合作。5月29日,农业部副部长于康震在京会见了阿根廷农牧渔业部国务秘书德尔卡多,于康震表示两国应务实促进相互农业投资和贸易合作。美国方面也对中国进行敦促和协调。自从退运发生后,美国农业部官员也通过各种机会,多次与中国进行磋商。6月13日,农业部副部长张桃林应邀访问美国农业部期间,美方表示了希望在农产品贸易等领域加强与中方合作。5月12日,农业部副部长、中国农业科学院院长李家洋在京会见了来访的美国农业部副部长麦克尔·斯库斯一行。去年12月18日,美国农业部长维尔萨克与商务部长普利茨克和贸易代表弗罗曼参加中美贸易磋商,并与我国农业部部长韩长赋会面,就农产品贸易等有关问题交换了意见。就在维尔萨克前往中国前夕,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言人发表声明称,“对于中国方面不断推迟对这项生物技术的批准日程,我们已向中国官员表示出关注。我们希望以透明、基于科学的程序,通过及时且可预测的方式处理该项生物技术的批准事宜。”11月,农业部副部长张桃林会见了美国农业部副部长帮办达西·维特女士一行。当月21日,达西·维特在北京美国中心举办了一场面向中国公众的美国食品安全机制讲座,介绍转基因食品在美国和其他传统食品没有什么不同。更早些时候,美国农业部副部长麦克尔·斯库斯来京参加中美禽业论坛。在被问到是否会和中国官员讨论转基因农产品出口时,他表示,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大豆进口国,还进口了很多玉米,这次访华是个和中国讨论继续扩大农产品出口的好机会。先正达去年12月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美国、加拿大、巴西和阿根廷已经批准MIR162的种植,日本、墨西哥、韩国、台湾地区、澳大利亚/新西兰、菲律宾、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印度尼西亚和欧盟已批准其进口。

自去年10月以来,中国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多次查出含有未经批准的转基因玉米MIR162,并做出退运处理。6月7日,由于含有未经过许可的转基因品系MIR162,中国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当日开始对美国产DDGS(一种酒糟蛋白饲料)停止批准进口许可证。
由于对中国出口大量转基因玉米和制品,美国和阿根廷方面多次与中国农业部门协商会谈,敦促中国尽快颁发安全证书。
不过,另外两种型号转基因玉米,可能已经获得续批进口安全证书。 第一部分
在农业部转基因权威关注的网页上,“审批信息”一栏中“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资料”页面上,发布了31份已经批准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转基因农作物安全评价材料,其中倒数第2、3个分别是先正达公司转基因玉米MIER604和GA21的安全评价材料。这两种型号的转基因玉米之前都两次获得过进口安全证书,有效期到2014年8月28日,发布的材料中显示该材料是续批申请材料。
农业部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办公室(下称“转安办”)向《中国经营报》记者确认已经发布的安全评价材料都是已经获得进口安全证书的。
不过,诡异的是,两份安全资料的填报日期都是2013年10月31日,而该网页的发布日期是2013年7月2日。此外,所有安全评价材料最末几页提示“本单位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小组审查意见”和“本单位审查意见”需盖签章和公章的地方都没有盖章。对此,转安办表示采访该处需通过农业部办公厅新闻处。记者联系新闻处,截至发稿时,没有获得回复。
记者致电先正达公司,对方表示,由于该公司7月23日将发布年中财报,正处于静默期,不方便接受采访。
截至目前,2013年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转基因安全证书审批情况和国内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的审批情况都尚未公布。去年,两种证书的审批情况是6月18日公布的。
对美国和阿根廷的玉米种植商来说,迟迟没有得到进口安全证书的MIR162转基因玉米着实头疼。
阿根廷农业部近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迄今种植户已经将2013/14年度玉米产量售出41.61%,去年这一销售比例为64.88%。目前,阿根廷玉米已经收获大约一半的2013/14年度玉米产量。
而据外媒报道,美国全国谷物饲料协会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由于MIR162转基因玉米未能获得中国以及欧盟等进口国的批准,因此造成的退运事件给美国农业行业带来多达29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一位接近农业部门的人士表示,农业部压力很大,他个人认为“批准很难”。
据国家质检总局消息,自从去年10月深圳口岸退运第一批MIR162转基因玉米以来,截至4月29日,全国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共在112.4万吨进口美国玉米及其制品中检出MIR162转基因成分,并做了退运处理。6月7日,国家质检总局又“口头指导”,对美国产DDGS(一种酒糟蛋白饲料)停止批准进口许可证,因为检出里面含有MIR162成分。
此时,距离先正达第一次提交审批材料已经过去了3年多。去年12月份,先正达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近三年多以来,我们一直在寻求中国的进口批准。并且近三年多以来,按照相关机构的要求及时提交各项材料。”不过,农业部总经济师毕美家表示,先正达提供的资料“相关材料和实验数据不完整,并存在问题。”
“我国农业部本着审慎的原则,已要求其补充材料和实验数据。”毕美家称,去年11月份,先正达公司又一次提交了安全证书的申请,目前有关单位正在进行评审过程中。
按照我国《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和《农业转基因生物进口安全管理办法》,国外转基因产品进入我国必须要通过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的审批,获得进口安全证书后才能考虑进口。农业部官网显示,第一次申请,审批承诺时限为270日,收费标准是5000元/个。如果按照承诺时限来计算,至迟7月份,MIR162能否获得进口安全证书将见分晓。
而围绕MIR162转基因玉米的进口安全证书,美国、阿根廷农业部门多次来华协商中美贸易合作。
“不久前阿根廷农业部门来谈判,”前述接近农业部门的人表示。据农业部网站,自从第一起MIR162转基因玉米退运以来,阿根廷农业部门高级官员至少两次来华与中国农业部高级官员会面。
6月17日,农业部副部长牛盾在京会见了阿根廷农牧渔业部副部长罗德里格斯,阿方表示愿与中方一道推动在农业政策、科技、贸易、投资等方面的务实合作。5月29日,农业部副部长于康震在京会见了阿根廷农牧渔业部国务秘书德尔卡多,于康震表示两国应务实促进相互农业投资和贸易合作。
美国方面也对中国进行敦促和协调。自从退运发生后,美国农业部官员也通过各种机会,多次与中国进行磋商。
6月13日,农业部副部长张桃林应邀访问美国农业部期间,美方表示了希望在农产品贸易等领域加强与中方合作。5月12日,农业部副部长、中国农业科学院院长李家洋在京会见了来访的美国农业部副部长麦克尔·斯库斯一行。
去年12月18日,美国农业部长维尔萨克与商务部长普利茨克和贸易代表弗罗曼参加中美贸易磋商,并与我国农业部部长韩长赋会面,就农产品贸易等有关问题交换了意见。
就在维尔萨克前往中国前夕,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言人发表声明称,“对于中国方面不断推迟对这项生物技术的批准日程,我们已向中国官员表示出关注。我们希望(中国方面)以透明、基于科学的程序,通过及时且可预测的方式处理该项生物技术的批准事宜。”
11月,农业部副部长张桃林会见了美国农业部副部长帮办达西·维特女士一行。当月21日,达西·维特在北京美国中心举办了一场面向中国公众的美国食品安全机制讲座,介绍转基因食品在美国和其他传统食品没有什么不同。
更早些时候,美国农业部副部长麦克尔·斯库斯来京参加中美禽业论坛。在被问到是否会和中国官员讨论转基因农产品出口时,他表示,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大豆进口国,还进口了很多玉米,这次访华是个和中国讨论继续扩大农产品出口的好机会。
先正达去年12月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美国、加拿大、巴西和阿根廷已经批准MIR162的种植,日本、墨西哥、韩国、台湾地区、澳大利亚/新西兰、菲律宾、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印度尼西亚和欧盟已批准其进口

网站地图xml地图